xiao777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資訊 » 互聯網研究 » 正文

不用搜索引擎,你還會思考嗎?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1-05  來源:創事記  作者:棧外  瀏覽次數:184
核心提示:搜索引擎首先對注意力造成了影響,人們難以集中注意力,即使是在使用互聯網的時候,人們也忍不住在不同的媒介中來回切換。其次,搜索引擎令人們記憶力退化,記住新學習的知識變得越來越難。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Jacqueline Detwiler

  來源:棧外(ID:zhanwai_)

  迷路了,Google一下。

  “坎爺的老婆的二妹叫什么來著?”

  Google一下。

  Google等搜索引擎正在悄然改變人們的思維過程,人們發現,脫離搜索引擎思考變得越來越困難。

  搜索引擎首先對注意力造成了影響,人們難以集中注意力,即使是在使用互聯網的時候,人們也忍不住在不同的媒介中來回切換。其次,搜索引擎令人們記憶力退化,記住新學習的知識變得越來越難。

  本文試圖通過探究神經科學、分析記憶力類型來找出人們注意力渙散、記憶力下降背后的原因,并且通過采訪藝術家、相關學者等,提出了可能的解決辦法。

  原文來自Meidum,作者Jacqueline Detwiler

  10月底時,我騎著一輛小自行車獨自穿行在火人節活動臨時搭建的城市中。一模一樣的軍用帳篷沿著“街道”兩側延伸至內華達沙漠的黑暗中。四下里霓虹閃爍。我迷路了。

  我的大腦,充滿了奇思妙想的大腦,指示我查看Google地圖。

  我腦海中的聲音說:“不,大腦,沙漠里沒信號。”

  我的大腦回應說:“那是當然,可是你查看過Google地圖了嗎?”,它不斷重復,就像在我腦內循環播放德國歌手Lou Bega的歌曲《曼波五號舞曲》(Mambo No.5)時那樣。

  我倒真的拿出了手機。“想得美,大腦!可還是沒有信號。”

  “哦是啊。也許你應該……查看一下Google地圖?”

  我大聲說道:“不,大腦,去他的Google地圖!”以上就是我穿著綁帶比基尼,在沙漠中與自己大聲爭吵的全過程。

  我敢說身處2019年的你一定也有相似的經歷。也許你曾拿出手機,用地圖導航去朋友家的路,哪怕這條路你已經走過幾十次了;或是計算4的平方根;或是尋找你母親的意式肉醬的做法。

  也許,在交談中,你曾搜索并逐字重復了維基百科對一些淺顯的事物的定義,比如“大米”(瞎猜的,我又不了解你的生活)。至少,你對互聯網代替思考這種膚淺、漫無目的的做法非常熟悉。人們很早以前就擔心科技會使我們變愚蠢。

  何謂電子時代的思維方式?過去十年大部分時間里,科學家們對此并未提出什么深入見解,除了沉悶的科學新聞頭條外,只有一句“我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現在,一群備受尊敬的研究人員首次整理回顧了國際上這一主題的研究,他們的結論是:我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哈佛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家、研究作者之一約翰·托羅斯(John Torous)說:“現在還為時過早,無法得知它的益處、害處,以及何時不會對人們造成影響。”

  盡管科學家尚不能證明互聯網正在改變人們大腦的結構,并且(或是)降低智商,但顯然,我們的一些思維過程和習慣是值得研究的。這方面是否存在問題?如果有,除了把手機扔進內華達沙漠的黑暗中,再花數小時在黑暗中尋找以外,是否有別的解決辦法?

  也許沒有吧。但是值得記住的是:早在閃耀、璀璨的大規模互聯網出現之前,人們只有肉體大腦。大腦容量有限卻能力驚人,它們不像互聯網那樣需要接入電源,而且工作性能更佳。

  花時間安靜下來、傾聽內心、深度思考,是扭轉網絡生活對大腦造成的負面影響的最好方式。

  但是棄用互聯網并不是個辦法。托羅斯說:“我們已經過了可以隨便拒絕使用某項技術的時期了。”美國智庫Pew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81%的美國成年人擁有智能手機。在當今世界,無論是試圖過一種完全脫離智能手機的生活,還是做出妥協順應電子科技趨勢,對大腦來說都一樣富有挑戰。

  讓我們來談談認知心理學家在試圖探究互聯網如何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時的一些思考的思維過程:首先是注意力,科學家將其定義為有選擇地專注于一些信息,同時忽略其他。另一個是記憶,這個你應該可以自行定義。(還有一些奇怪的關于社交和睡眠的研究,但這些不在本文探討的范圍內。請務必前去了解,因結果令人驚訝。)

  然后我們將試圖修正這些思維過程。

  為什么你感覺對任何事情都無法集中注意力?

  你可能心里想的是學術語境下的注意力——老師因為你歷史課上不專心聽講而責備你。但是在心理學中,這一概念則要復雜的多。對于你接觸到的一切事物來說,注意力的作用是一盞思維探照燈——在你身處的環境中,選擇你感知、互動并之后記住的元素。一些研究人員認為,人類意識中的一切皆為注意力。但它也有局限,會像肌肉一樣感到疲勞。

  互聯網對注意力來說是一個非自然的強大刺激,就像糖或可卡因會刺激大腦的其他部分一樣。它幾乎不間斷地提供前所未有的大量信息,對一個為自然世界中小型社交網絡設計的系統來說,所提出的要求是巨大的。

  歷史上,信息曾經使人類免于由有毒植物、極度嚴寒和自然災害(以及婚禮致辭失言)造成的死亡。所以對你的大腦來說,想要盡可能地接收內容豐富、引人注目的信息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托羅斯說:“當你要求大腦從電腦桌面上的一個選項切換到另一個,或是從一個屏幕轉向另一個時,我認為人們都能感受到這種轉換任務的壓力。”一方面試圖保護自己免受無聊,另一方面又害怕錯過,這兩種心理促使人們經常地切換任務,比想象中還要頻繁。(看看你現在開啟了多少選項、程序或屏幕就知道了)

  2014年,斯坦福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發現,人們每隔19秒就切換一次電腦上的內容,75%的屏幕內容被瀏覽的時間不到一分鐘。年輕人經常這樣做,平均每天花費7.5小時在媒體上,其中29%的時間在多個媒體流中來回切換。

  以下例子證明了多任務處理對注意力有多嚴重的影響:你正在深入構思一份工作報告,但工作很無聊。什么不無聊呢?互聯網。大量的信息和社交獎勵在向你召喚,你開始激動。

  政治、社交邀請,社交新聞網站Reddit的子版塊有點意思……你打開Twitter,給一則詼諧的推文評論了一張gif動圖,轉發了一篇“重要文章”。你感到很放松,并失去了15分鐘。

  等等,你原本打算做什么來著?

  你把注意力拉回到工作報告上,但是很快欲望就悄悄升起:想買的那雙鞋、有趣的文章,播客……上述過程重復,而工作報告卻遲遲未動,因為你的大腦被一次次打斷后,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處理任務。一項令人沮喪的研究表明,無論你自認為多么擅長多任務處理,任務中損失的時間,以及一天中不斷的任務切換,能迅速破壞你可用的思維能量。

  今年春天,《如何無所事事:反抗注意力經濟》(How to Do Nothing: Resisting the Attention Economy)一書的作者、藝術家珍妮·奧德爾(Jenny Odell)針對這一問題,提出了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而她的辦法是……烏鴉?

  當我采訪珍妮·奧德爾的時候,她說:“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見,背景音里正是我的那只烏鴉在朝我叫喊。它們有一種能力,知道我什么時候在用手機。”奧德爾發現住在她附近的烏鴉,喜歡俯沖并接住她扔到陽臺邊上的花生。于是她暫停工作稍作休息,和它們交朋友。她寫道:“它們會轉體、翻滾、繞圈飛,我像個驕傲的家長一樣,癡迷地為它們拍慢動作視頻。”

  與奧德爾的“烏鴉方法”類似的還有她的“夜間蒼鷺方法”,這些都與她的總體理念有關,即:以政治抗議者般的激情反抗互聯網對注意力的吸引。奧德爾住在奧克蘭市,在斯坦福大學教書。有一次,她歸類記錄了三個月內在垃圾箱里發現的物品。她欣賞她的大腦在安靜時段下思考的方式,現在她偶爾也需要安排這樣一段時間。

  奧德爾的理論是,試圖從互聯網上收回注意力,并不是完全反對互聯網,而是對抗一個由互聯網實現的、沉迷于非人道工作效率的社會。

  她說:“有時候(工作效率)看不出是怎么體現的。看似起身散散步也能提升工作效率。”問題是當你可以坐在辦公桌前的時候,大多數老板不會允許你去散步。奧德爾說:“你自己以一種怪異、糟糕的方式接受了這一點。”

  單抗一場全面的文化戰役是不可能的,但奧德爾建議可以練習道德反抗:關掉某些選項卡、取消手機通知、幾天內不要回復電子郵件、不要以1.5倍速收聽播客、停止試圖最大程度地提升工作效率,看看你的效率是不是真的降低了。

  就像活在18世紀一樣,我坐在椅子上閱讀報紙要聞,一杯清茶相伴,發誓要做到以上幾點。奧德爾鐘愛Chrome瀏覽器的一項名為“清除Facebook新聞推送”的拓展功能,該功能將她的新聞推送替換為哲學名言。

  花時間安靜下來、傾聽內心、深度思考,是扭轉網絡生活對大腦造成的負面影響的最好方式。在早期核磁共振成像(MRI)功能性研究中,研究人員注意到,只要測試對象不執行分配給他們的任務,大腦中的某一組區域就會同時激活。

  最初,科學家假設這是某種負責白日夢或休息的神經網絡,但最終他們意識到該神經網絡參與思考自我、思考他人、記住過去、思考未來以及作出社會評價。

  這一神經網絡現在被稱為“默認模式網絡”,與創造力和想象力息息相關。如果你將其視為一個開關,那么每當任務導向的網絡關閉時,它就會亮起。所以,如果你和互聯網同時都在“高效工作”,那么燈就不會亮。

  這并不意味著失去一切。人腦的適應性非常好,以至于中風患者可以利用未受損的神經元來執行他們喪失的某些大腦區域的功能。你幾乎可以肯定地可以重新集中注意力,但是必須按照以人為本的速度,這或許需要勇氣和努力。

  一些研究人員認為冥想可以增強注意力。另一些人則認為,在自然和綠地中消磨時間有所幫助。你必須允許自己變得無聊。奧德爾經常(甚至提前幾周)在日歷上標注“什么也不做”,這樣她就能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并為之興奮。即使是像每天在特定時間散步或吃午飯時不看手機這樣簡單的事情,也可以幫助你重新集中注意力。

  為什么你感覺什么也記不住?

  科學家要告訴你一件令人不安的事:Google可能為了事實,正在改變你整個記憶的本質。

  記憶極為復雜,首先你需要知道,它有多種子類型:

  -情景記憶是記住實際發生在你身上的“情節”,比如你的婚禮、孩子出生、或午飯吃了什么。

  -語義記憶是記住事實,比如天空是藍色的、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于1974年辭職、或是我曾就讀于格林布里亞爾小學。

  -程序記憶是記住如何彈鋼琴或開車。

  -交互記憶是記住你可以在字典里查看某個單詞的拼寫,或者打電話給你爸爸,詢問他的餅干食譜里有多少杯面粉。

  交互記憶非常重要。這是人類社會大多數進步背后的原因。幾個世紀以來,人類社會建立在前人留存思想知識的基礎上,這些知識由父母、老師和書籍的傳授。現在,這種龐大且不斷增長的信息儲備不僅持續可用,而且易于搜索(除非你使用Bing)。

  在大腦里創建記憶需要消耗能量。所以,既然現在世界上所有的信息都存在手機里,我們的大腦有理由將語義記憶,所有這些無用的事實,轉換為交互記憶。簡而言之,Google正在變成一個外部內存驅動。只要記住如何在互聯網上獲取信息,您便感覺自己知道一些事情,并能夠有效地提供這些信息。

  在交談中,看起來就像這樣:“你知道阿黛爾(Adele)在和某個英國饒舌歌手約會嗎?”

  “等等……什么?誰?”

  “等下,讓我查一下。”

  以這種方式存儲信息非常不利于日后檢索。上文提及的針對數字時代的思維方式的國際研究回顧中發現,將從網上搜索事實的人與在百科全書中搜索事實的人比較發現,從網上搜索的人速度更快,但回憶起這些信息的能力更差。

  一些學者推測,之所以回憶在互聯網上學到的事實更加困難,是因為這些知識在大腦中組織整理的方式是更差的。在《時代周刊》(Time)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所有事實:自1870年以來美國信息史》(All the Facts: A History of Inform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ince 1870)一書的作者詹姆斯·科塔達(James W. Cortada),將搜索互聯網與閱讀書籍索引而不是書本身進行了比較:

  我們面臨的問題之一(我不怪Google,這只是互聯網的本質)是很多時候人們僅浮光掠影般獲取數據“碎片”,不管你叫它什么,它們就像漂浮在海洋中的小碎片。除了你想建立的聯系之外,這些數據間沒有別的關聯。

  換言之,出現在Google網頁頂部的搜索框讓人們掃一眼便可輕松地找到事實信息——但是記住,你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無法集中注意力。但是,這些事實脫離了語境,只會適當地儲存在你寬泛的知識中,最后變成一系列毫無關聯的信息,你很難記住并在日后使用,諸如多倫多人口為293萬、腰果其實不算堅果、樹懶可以屏住呼吸40分鐘。

  我們大腦中的事實通過相關概念、故事的網絡、整體感知、或瓦萊麗·雷納(Valerie Reyna)(康奈爾大學教授,研究決策行為)所稱的“要點”,被整理成不同的主題。當學習一個新的事實時,大腦會把它嵌入到你已有的知識網絡里。這些網絡連接編織得越緊密,你就越有可能回憶起剛剛學到的信息。

  所以,如果你想更好地記住事實,趁著注意力還集中,為這個事實建立一個可供儲存的情境。閱讀一些背景知識,每隔幾分鐘暫停一次,思考你剛剛讀到的內容,并思考你已經知道的事情:阿黛爾和她的緋聞戀人,倫敦地下樂藝術家Skepta,都是英國歌手榜單上名列前茅的超級巨星,所以他倆有可能約會。據說Skepta還曾經與模特納奧米·坎貝爾(Naomi Campbel)約會。以及,阿黛爾最好的專輯總是分手專輯。

  其他選擇包括:針對你剛剛讀到的內容,寫下或只是思考要點;簡單畫畫(也許是阿黛爾和Skepta騎著雙人自行車經過白金漢宮);或在腦海中演練晚上要在派對上向朋友講的故事,這會很有趣:

  “聽著各位,阿黛爾在和一個叫Skepta的英國饒舌歌手約會,顯然他品味不錯。我真誠希望他們制作一張聯合專輯,然后分手,再各自都制作一張分手專輯,再找別人重復這個過程,這樣我就能一直聽到很棒的音樂了。雖然這樣很刻薄,但管他呢。還有土豆沙拉嗎?”

  以上就是反抗記憶“Google化”的方式。在科學家或科技公司提出更強大的解決方案之前,這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免責聲明:本文章注明的文章來源于網絡、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網絡、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對本文內容有異議或版權方禁止轉載,請聯系網站底部客服郵箱或者在線客服QQ申請撤稿,本網站核實后會第一時間處理。特此聲明!

 
[ 媒體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媒體資訊
點擊排行
新手指南
采購商服務
供應商服務
交易安全
關注我們
手機網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國電子商務網
微信關注: zgdzsww
會員QQ群:771850952
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

0532-80778198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

24小時在線客服
xiao777 88033387293923112828863296398508300158923216232208278455593656184116385107375969554073062127580578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