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777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資訊 » 互聯網 » 正文

潑水門:一場難以干濕分離的百度困局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7-04  來源:吳曉波頻道  作者:巴九靈  瀏覽次數:3016
核心提示:盡管2017年小度機器人在一次同另一個機器人的辯論中表示“未來機器人應該更好地理解人、服務人”,但 “聰明”如它,也同它的制造者人類一樣,都無法理解這個問題究竟是一句玩笑話還是一次襲擊警告。

  君子見大水必觀焉。

  ——《荀子·宥坐》

  “小度小度,如果我澆你老板李彥宏一腦袋水,會有什么后果?”

  昨天上午9:39,在2019百度AI開發者大會開始前,一個ID名為“直男上樹”的人通過微博發問小度機器人——一款隸屬于百度的人工智能機器人。


 

  盡管2017年小度機器人在一次同另一個機器人的辯論中表示“未來機器人應該更好地理解人、服務人”,但 “聰明”如它,也同它的制造者人類一樣,都無法理解這個問題究竟是一句玩笑話還是一次襲擊警告。

  答案在幾分鐘后揭曉。 

  這位來自山西運城的男人,如網友描述的,面無表情地、如在家澆花一般地,將一瓶礦泉水澆在了山西老鄉李彥宏的頭上。


 

  三秒鐘的時間,人工智能“完敗”人類直男。

  在現場的朋友告訴小巴,事發后大家和李彥宏一樣吃驚,但隨著他以一句“大家看到在AI前進的道路上,還是會有各種各樣想不到的困難出現”化解尷尬后,現場漸漸歸于平靜。

  事情轉戰線上繼續發酵。

  先是網友扒出了直男上樹預謀已久的微博直播,隨后,各路段子滿天飛。

  造字愛好者創造出“宏顏獲水”一詞掀起一波轉發, “兇器”怡寶礦泉水和農夫山泉同時出鏡:“不能用農夫山泉,一定不能讓他嘗到甜頭”……

  但“創意素材”更多的是來自那些圍繞百度多年的梗,諸如“小哥是用了什么手段,競價排名到臺上去的”“別感冒了,趕緊百度下去什么醫院”等等。

  反正這些年,無論百度發生什么,這些黑料都會被挖出來,是名副其實的“可回收垃圾”。

  是啊,將“潑水門”事件和AI開發者大會干濕分離容易,要真正走出過去的陰霾卻很難。而百度的困局在于:A面,在離用戶最近的一面,它狀況頻出,而在代表其先進性的B面,又遠到無法令用戶感知。

  “小度小度,如果有人澆了你老板李彥宏一腦袋水,你怎么看?”

  小度怕是依然無法作答,不過,大頭們卻樂于說出他們的看法,這其中,會有你想要的答案嗎?


 

  我是堅決譴責這樣的行為的。不能因為百度搜索有問題,就倒水給李彥宏一個教訓,這是擾亂公共秩序的底線問題。


 

  “廠長”(李彥宏)個人公關一直走的是完美路線,不能有任何瑕疵(至于是不是能達成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不大可能是自雇找托。至于他臺上的反應,是很正常的,這種人物都能迅速做到“震驚—懵逼—憤怒—克制”的心理轉化過程,前后用不了一秒鐘。接下來幾秒屬于琢磨說點啥來應對化解,那句“AI路徑上還是有想不到的情況”就是這幾秒的產物。

  麻煩的是以后各種大會組織者或考慮要嚴防死守,或考慮上熱搜挺好自己去組織 ,還會考慮組織了會不會被大家說是自己組織的套路,總之就是大幅增加會議組織者的討論時間。


 

  我當時就在現場,一開始真的很意外,以為是安排的一個橋段,但馬上就感覺到不是。現在真的是一個娛樂社會,輿論完全被潑水門掩蓋過去了,事實上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百度本身和公共道德問題。

  確實有不少企業家都遭受過類似的情況,有兩種目的:一類是表達某種情緒,要么是對企業家的不滿,要么是對企業家所在企業的不滿;第二種,是以這個為噱頭來達到其他目的。

  這樣的事情,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不應該被提倡。未來,我們每個企業都要愛惜羽毛。首先要把自個兒的事兒做好;其次,我們也要做好這類大型活動的執行。通過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一種輿論的風向標,網民到底對什么感興趣,對什么不感興趣,一目了然。


 

  首先我想說的是,不管一個人如何討厭百度,都不應該在公共場合對著李彥宏的頭澆下一瓶礦泉水。這種行為,一方面不尊重公共秩序,另一方面也涉及對另一個人的“公開羞辱”。如果我們今天在這里為潑水者叫好,就是在鼓勵另外一種“惡”。

  李彥宏先生和百度今天遭遇到的尷尬,是公眾對百度長期缺失價值觀、百度團隊不作為的一種過激反應(不排除潑水者之前受到過百度的“傷害”)。盡管技術出身的李彥宏一直強調“技術是百度的信仰”,但百度團隊種種行為卻在告知大眾:“掙錢信仰比技術信仰更重要一些。”

  畢竟,行為更能反映一個團隊的真實價值觀。

  可能很多人跟我的印象類似,現在想去百度搜索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其實特別難。但客觀來說,百度之所以成為今天的百度,很多地方的確是因為時代變了。

  PC時代的互聯網與今天移動互聯網在信息的開放度上,已經有了很多的不同。互聯網的開放性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開始變得奢侈,現在任何一個APP的數據基本上都在自我形成閉環,不對外實行共享。

  不管是傳統的阿里系、騰訊系,還是新崛起的字節系等,都是一個個守衛森嚴的數據城堡,彼此之間相互封閉。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百度這個在PC時代的搜索引擎霸主,在今天很難從核心數據源里得到大家最需要的內容,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正是現在百度遭遇的境況。

  前有內容不足,后有KPI壓力,因此百度團隊不斷增加廣告和自家內容,以獲得流量便是一個自然選擇的結果了。如果把內容當作百度“數據池”的動物,客觀上這個池子的動物會越來越少。百度為了延緩水池動物數量的下降速度,一方面開始自己養動物,另一方面還放了很多有毒的動物進來。


 

  李彥宏應該感到慶幸,畢竟還有人潑水,還有人在罵,還有人在批評百度。看看人人,看看當當,看看凡客,當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瓶水都懶得潑。


 

  2018年財年百度的廣告營收舉步不前,而字節跳動這個后來者已經殺到百度的近身了。

  形勢的嚴峻之處在于,百度目前還沒有什么好的反制措施:一方面是老的護城河在坍塌:傳統的搜索業務下滑的厲害,而且還為百度招惹了很大的罵名,可以說是費力不討好;另一方面,AI、好看短視頻以及手機百度、百家號等信息流產品,也無法真正構成新的護城河。

  百度目前的獲客成本大約比2017年高了40%,用戶被微信、搜狗、頭條、微博、知乎等碎片化搜索分流。


 

  百度已經從一流的互聯網公司變成二流公司,目前市值是418億美金,比京東還少了30多億美金,大約只相當于騰訊、阿里的十分之一。


 

  我覺得現在的輿論很不理性,不管你對百度或者李彥宏怎么看,使用私刑都是很不理智的方式,這會成為一個不好的示范,對以后行業活動也有不好的影響。

  百度這兩年的公關事件比較多,承擔了很多社會的怒火一直沒有什么好辦法化解。此次百度公關的回應我覺得很正常,弱化了事情本身,回到了AI討論上,也沒有更好的回應了。

  昨天晚上百度又發了一個比較正式的聲明,不過關注度就沒有那么高了。每個人都從這件事情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宣泄點,事情本身反而不重要了。


 

  首先,對于這次“潑水門”事件,我認為李彥宏的反應迅速得體,堪稱滿分。但在眾多段子紛飛中,我們還是應該將視角回歸到本次大會本身。

  在本次大會上,我們也可以感受到,AI正從一個冰冷的概念,逐漸落地成為一個可以服務于各大產業、提升效率的重要武器,像會上吉利的李書福親自站臺,雙方共同宣布百度AI與吉利汽車的合作這件事,就是很好的證明。而這,才是真正值得大家進一步探討的。

 
 

免責聲明:本文章注明的文章來源于網絡、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網絡、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對本文內容有異議或版權方禁止轉載,請聯系網站底部客服郵箱或者在線客服QQ申請撤稿,本網站核實后會第一時間處理。特此聲明!

 
[ 媒體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媒體資訊
點擊排行
新手指南
采購商服務
供應商服務
交易安全
關注我們
手機網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國電子商務網
微信關注: zgdzsww
會員QQ群:771850952
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

0532-80778198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

24小時在線客服
xiao777 2473961729367804939291695925429527182083164243489956175157815875517918478112103326129717652072172524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